法务文化邮箱: 1428826986@qq.com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洞庭湖三万亩“私人湖泊”被拆除,责任人因涉嫌骗取贷款罪被拘

洞庭湖三万亩“私人湖泊”被拆除,责任人因涉嫌骗取贷款罪被拘

2018年07月01日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于2018年6月29日报道洞庭湖三万亩“私人湖泊”被拆除,为此我们回顾一下“洞庭湖三万亩“私人湖泊”被拆除,责任人因涉嫌骗取贷款罪被拘”的中国之声。

  2018年06月26日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涨水为湖,落水为洲的洞庭湖是是湖南的母亲湖,是 “长江之肾”,也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然而,从2000年开始,位于湖南益阳沅江市南洞庭湖区域的下塞湖,逐渐“长出”了一个近三万亩的私人矮围,严重影响了湿地生态环境以及湖区行洪,私营老板还不断加高筑围,在矮围里面种树、养鱼,将国家湿地变成了自己的私人湖泊。

由于面积大、整治任务艰巨,多年以来,下塞湖矮围成了南洞庭湖的“痼疾”。今年,在生态环境部督察组对洞庭湖私人矮围破坏生态问题进行专项督察后,益阳、沅江两级党委政府动真碰硬,启动下塞湖矮围集中拆除“攻坚战”,立下要在今年6月底之前彻底拆除下塞湖的军令状。那么目前拆除是否已经如期完成?后续工作将如何进展?容易死灰复燃的矮围,能不能药到病除、长期保障整治效果?我们来跟随记者的回访,看看目前矮围拆除、生态整治的现场情况。

原先政府默许搞湖洲开发 百姓对污染不满

湖南沅江市南洞庭湖下塞湖矮围,是洞庭湖区围堤周长最长、水域面积最大、也是整治任务最艰巨的一处矮围,拆围攻坚战启动后,沅江漉湖附近的施工现场,100多台大型机械设备日夜施工不停歇。每天除了各级领导在工地上来回,围观的的群众也不在少数。沅江市本地渔民刘伏华说:“不单纯是矮围,还有一个是河道被污染了,老百姓打渔的地方不是很多了,原来打渔各种各样的鱼都有,现在的渔业资源确实少了,拆了也有好处,那要得!老百姓是比较支持的。”

百姓对下塞湖矮围的不满其实由来已久2002年,私营老板夏顺安与沅江市漉湖芦苇场签订湖洲承包合同,进行湖洲开发,建堤圈地,用于鱼虾养殖等生产经营活动,并且不断扩张矮围规模:2014年,下塞湖矮围总面积接近3万亩,总长度18600多米,跨沅江、湘阴、汨罗三个县市,成为洞庭湖区最大矮围。曾经被地方政府默许甚至鼓励的“湖州经济开发”,也渐渐成了政府的心头病。沅江市副市长王志强表示,当时政府是鼓励湖州开发的,所以这些老板在湖州上的开发,就没有具体去管。

拆除矮围后土地平整 接下来政府将对生态环境人工修复

截至今年的6月15号,下塞湖18600多米矮堤、3座节制闸全部拆除。记者在现场看到,拆除矮围后的土地已经平整,外湖与湖洲的水系之间的阻隔已被完全打通,水体交换得到恢复。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长万献军介绍,等今年汛期过后,将在这里种植芦苇和君山垂柳等湿地生态树种,对生态环境进行人工修复。

专案组将调查矮围拆除为何如此艰难?未来还要强化监督防止死灰复燃

同时,益阳市成立由纪检监察、公安部门牵头的专案组,对失职渎职、违法违纪、涉黑涉恶等问题开展深入调查。下塞湖矮围承包主夏顺安因涉嫌骗取贷款罪,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其他后续调查处理工作正抓紧推进。

湖南省水利厅政法安监处处长唐要善认为,今年以来下塞湖拆除速度之快,力度之大,得益于全省省上下高度重视,农委、水利、环保等部门的高效联动。  下塞湖这块硬骨头虽然啃了下来,但要巩固成果,彻底根除其负面影响,还需要建立最严的制度,通过严格的执法,实现洞庭湖生态环境保护的长治久安。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局长徐旭阳表示,矮围网围的反弹几率很大,怎么建立监管的长效机制是关键的,要按照属地管理,强化基层的监管责任。还要借助一些技术手段,包括遥感、无人机、空气动力船。

未来,沅江市由畜牧水产局每个月派出4个督察组下沉到现场展开督察,相关乡镇每周进行一次排查,对非法养殖一律取缔,同时彻底解除下塞湖原湖洲区域的承包合同,完成畜禽全面退养。

多管齐下,洞庭湖水修复明显。去年,洞庭湖湖体水质11个省控评价断面均为四类水质,总磷浓度较2016年下降13%。湖南省环保厅水污染防治处副处长张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阶段,还将加大督查力度,各个部门齐抓共管。他强调,中央环保督察以及省级督察机制的建立产生的威慑,机制的作用是保证各项措施能够执行到位,并且是长久的执行到位。同时环保在体制机制上的齐抓共管,在下一步会有更重要的引领作用。

记者:姜文婧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看点观

扫一扫关注微信